【繁花】你有旧友相知深

 
【繁花】你有旧友相知深
2019-04-26 17:40:29 /Casino /被围观

楔子

不知道是过去的第几个中秋,今年我又收到你的祝福短信了。

塞得满满的收件箱,一眼扫过去就看到了“陈北昂”三个字——你的名字。

时隔多年,我终于能修炼到收到你的讯息而面不改色,虽然心中还是轻轻一动,但依然能以平静的姿态点开。

短信没有什么实质内容,是一转发就一大片的那种祝福短信。我三两下划到了最末,尾端一行字却撞进眼中——孟南竹,我很想你。

我勾起嘴角笑笑,摁灭了手机。

陈北昂,多么让我怀念的一个名字啊。

你与我,陈北昂和孟南竹,一北一南,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然后,老死不相往来。

你应该知道的,其实从前的我,远不如现在这么洒脱淡定。

我和你生在同一条巷子,从幼儿园开始,我们就形影不离,后来上了同一所小学、初中、高中。我的人生轨迹,与你重叠了将近四分之一。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的心里眼里满满地都是你。大概,这就是所谓日久生情吧。

我们每天一起上学,一起回家,哪怕是吃饭都同进同出,同学们都开玩笑,“陈北昂,要不是知道你有女朋友,我都觉得你俩是一对儿了。”

每每说到这里,他们都会戏谑地眯起眼睛,用一种悄声又八卦的语气说,“哎,你说老实话,是不是你的历任女朋友都是走走过场,只有孟南竹是你心中的白月光?”

包括你的女朋友们都会质问,你和我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偏过头,一概不予理会。被问得烦了,你会不耐烦地摆摆手,“不就是青梅竹马么,我兄弟啊!”然而没有人信。

其实也对啊,他们会这么想也没错,谁让你换了几任女朋友,我却都还在你身边。

但只有我知道,你说得是实话。

你把我当至交好友,当亲人,当兄弟或是妹妹,但从来没考虑过喜欢。

于是喜欢二字,长久以来被我深埋心底。我以青梅竹马的身份陪在你身边,看着你换了一个又一个女朋友,陪着你渡过了一年又一年。

你开心时我陪你开心,你难过时我开解安慰;你逃课我都要想办法帮你圆过去,事后还要帮你补习;即便是你交了女朋友,有事第一个想到的还是我。

我把自己活成了你的附属品,换取来了在你生命中至关重要的地位。

我有些开心,但也有些难过。

又是不知道哪一天,你跟不知哪一任女朋友提出分手,她的哭声响彻整个高中教学楼。

我恹恹地趴在栏杆上,你递来一瓶汽水,“这又是怎么啦?怎么没精打采的?”

我闷声回答,“你这样,是不对的。人家哭得多伤心啊。”

你惊讶地瞪大眼,“喂!她有错在先啊!明明是她先背着我跟高三那个叫什么来着的学长偷偷约会,我只是没说出来而已啊!”

大概是年少轻狂不识情字,你居然一点难过的表现都没有。我摇摇头,叹气,“那好吧。”

你看了我许久,忽地一把捧住我的脸,说来不怕你笑话,其实当时我心跳加速,脸都红了。

但事实证明,是我想太多。你手掌忽然用力向内压,我的脸被你揉来揉去揉到变形,之后你还嫌不够,又用手指捏着我的脸向外拉。

“好啦!现在你有没有开心一点?不要这么蔫啊!”那时候,你的笑容比阳光更灿烂,你的眼神比溪流更清澈。

“……”你觉得,你这样,我会开心?

你自然而然地牵起我的手,“走!请你吃东西,学校对面新开了一家炸鸡店,超好吃!”

好吧,我会开心!

以我对你的了解,你一段恋爱跟下一段恋爱之间并不会间隔太久。

果然,忽然有一天,你拿着一封信来找我——那是一封情书。我当然不会自作多情地以为那是你给我的,毕竟别人写给你的情书,每一封你都会逼着我念出声。

不等你嘚瑟,我先开口,“又收到情书啦,要我帮您念么?还是等您先嘚瑟完,我再念。”

你故作深沉地摇摇头,“你认识童梦瑶吗?”

我一愣,“校花?又不跟咱们一个班,人家还算是风云人物,我怎么會认识人家?”但下一瞬,我明白过来,“校花给你写情书了?”

你得意一笑,“聪明!”

校花?好吧,反正不论是谁,总不可能是我。

你双臂搭在栏杆上,痞气地笑笑,“童梦瑶倒是我喜欢的类型。”你喜欢的类型?我当然是知道的,文文静静,长发大眼,白色长裙。

“哦。”我移开目光,不再说话,回家却默默地翻箱倒柜,收拾打扮。

其实我很明白,我和班花之间的差距并不是换个装束就能及得上的,但不知为什么,就是突然想这样,没有理由。

第二天一早,我早早换上了压箱底的白色长裙,常年扎着的马尾散了下来,直到你来敲门,我才提着妈妈准备好的两杯牛奶跨出门去。

看到我的第一眼,你愣住了,半晌才回过神来。

其实当时我一颗心跳得快要炸裂,但强装淡定,“怎么了?不走么?”

你呆愣愣地点点头,接过我递去的牛奶,“啊,走。”

我至今还记得那条路上的所有细节,那天阳光很好,有鸟鸣花香,有绿叶清风,我们两个一路上静默无声。

你三两口喝光了牛奶,还要抢我的那一杯,顺着我喝过的地方饮了下去,还用余光偷瞄我。

你不知道,当时的我,有多快乐。

你还是和童梦瑶在一起了,我早已料到。

这一次,你出乎意料的认真。

我们不再形影不离,早晨你提前起床,坐车去童梦瑶家门口接她上学;放学后会把她送进家门再独自回家。

我开始真正一个人了。

我以为我会很难过,但出乎意料地,我比我想象中要淡定地多。每天一个人上下学,一个人吃饭,好像也没有什么好不习惯的。

现在想来,大概就是在那时候,我下定了要离开你的决心吧。

张爱玲说,“遇见你,我变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去,但我的心是欢喜的,并且在那里开出一朵花来。”

但我心里不欢喜,是苦涩的,更开不出花来。

所以,还是再见吧。

过了两三个月,你忽然在大晚上的给我打电话,语气郁卒,“陪我出来吃点东西呗?”

我内心平静,“好。”

你带我来到了街边的烤串摊,还点了三瓶啤酒,没我的份,你自己全干了。

我旁观你借酒浇愁,“怎么了?”

你突然笑了,似乎完全没有醉,又好像醉得一塌糊涂,“你说,童梦瑶她到底喜不喜欢我啊?明明是她先跟我告白的啊,可她怎么是这样的呢?”

“我感受不到一点点她对我的喜欢,她的心好像完全不在我身上似的。”

我用纸巾帮你擦去嘴角的油渍,“听不懂,你举个例子。”

你颓废地垂下头,“比如?比如说……在一起这么久了,每天我们都一起吃饭,我把她的喜好摸了个透彻,她却连我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都弄不清楚,连我最喜欢打篮球都不知道。”

你忽然又抬起眼,眼神亮亮的,“要是有一个姑娘,能比我自己还了解我,对我比对自己还好,我一定会好好爱她,宠着她,绝对不会辜负她!”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我的内心出奇地冷静理智。我眨眨眼睛,“你最喜欢吃肉,尤其是红烧肉;最讨厌西兰花、洋葱。以及,从小到大,我对你不好么?”

你一愣,“嗯?”

我笑笑,“也没什么,只是……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但是现在决定,今后努力不再喜欢你。”

假如不告别你,我会继续做你的附属品,待在尘埃中希冀着你的回顾,你偶尔的一个目光,我就会开心很久很久,但也不敢再奢望更多。

这样的未来,太可怕。

从那天起,我努力让你退出了我的生活,也不再主动接近你的生活。

晨时黄昏,我都只拖着自己长长的影子,踽踽独行。

起初,你经常找我,我始终避而不见。抱歉,我只是害怕,一旦跟你接近,我又会情不自禁变成原先的模样。

后来,你大约是也懂了,就不再靠近,只是偶尔送来的关心让我心里暖融融的。

我时常从别人那里听到你的消息,你和童梦瑶分手了,你又交了新的女朋友,你大学考到了上海,你毕业找了什么工作……

我大學考去了四川,毕业后就留在这里工作,常年见不到你一面,但似乎我们彼此的现状都能通过各种渠道送到耳边。

这样远远的关怀,很好。

手机不断有收到短信的提示音,我想了很久,回复你:我也是。

离开了那么久,我想我该放下了。

陈北昂,我该回来了。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Casi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