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热读】马蹄铁

 
【网文热读】马蹄铁
2019-04-15 15:39:28 /Casino /被围观

小鐵匠在铺子里忙活,听到马蹄的声响,就知道生意到了。小铁匠没有停手里的活儿,该打铁打铁,该淬火淬火,乃至也不正眼瞧那牵马的人。

小铁匠是个女性,但人们从来没有把她当女性看,连她自己也是。满脸的炭灰,头上顶着青毡帽,终年穿同一色青灰袄子、青灰裤子,腰里再束一根麻绳儿。抡起锤子打铁,干净妥当。

只听小铁匠粗着嗓子说:“左前掌早就应该换了,右后蹄再过一个月来换吧。”

来人惊道:“嘿,瞧都不瞧,这都知道!”

“从马蹄声就能听出来的。”为了粉饰自己那点儿小自豪,小铁匠特意加了一个“的”字,显得既自傲又谦善。把握好火候,才干打出上好的铁器来,尤其是这看似不起眼的马蹄铁。

马蹄铁也叫马掌,月牙形的,钉在马啊驴啊骡子的蹄子上,既可以维护蹄子不被磨损,又可以避免蹄子打滑。

小铁匠钉马掌的技能也很熟练,那些硬蹄牲口在她的身边分外驯良。这时候,小铁匠便是一个温顺的小女性,细心认真地用小铲刀铲平蹄子上的角质层,依照蹄子巨细选好马掌,用倒钉把马掌钉牢。

小铁匠手工好,收费也廉价,十里八乡的人都来找她钉马掌。

一个大雪纷飞的冬日,来了几个外地的骡马估客,他们都骑着高头大马,死后的脚夫牵着的马背上都捆着一个个衣冠楚楚的瘦弱姑娘,有一二十个。为首的汉子打开胸膛,站在铁匠铺门口呼喊:“拿几个小爬爬来坐。”

小铁匠目光闪躲,匆促拿出几个小板凳。汉子打了个口哨,笑道:“没想到北方这边也有人听得懂咱们江淮官话。”接着叮咛小铁匠给其间几匹马钉上马掌。小铁匠牵强笑笑,偷眼瞧瞧那些小姑娘。汉子又笑:“你也觉得这些‘瘦马’美丽?再过几年来扬州找我,我保管给你留一匹养得风情万种的小母马。”

死后一阵爆笑,小铁匠强忍着厌恶,认真地钉马掌。这些人不光是骡马估客,仍是人估客。

其间一个人打量着小铁匠,说:“这个打铁的是个雌儿。”

“女性?”汉子来了爱好,围着小铁匠转了几圈,“打铁的,给爷转个脸,出个声。”小铁匠低了头,手上的活计却没有停。

有估客说:“大哥别做亏本生意,这女性脚比我的都大,是最次的姿色了。”周围又是一阵哄笑。

钉完马掌,小铁匠瞧了瞧汉子骑的马,说:“大爷的这匹马马掌有些松了,换换才好。”汉子道:“才换了个把月,换什么换。”小铁匠说:“大爷的这匹马喜爱蹬后蹄,大爷又长得魁伟,马掌受力太多,马钉就松了,走起路来马蹄声就不妥当。”汉子笑道:“又想多挣爷的钱!看你手工不错,给爷换换。”其他几个估客起哄:“大哥的马换马掌,小弟的就不给换了?”

小铁匠笑了,笑声脆生生的:“各位爷不必换了,前面的青泥岭只要下雨路才滑。”

汉子听了,捏了捏小铁匠的脸蛋:“会拉生意啊,给爷成心说反话。下了雪,不是比下雨更滑?咱们还要忙着赶路,马掌全给我换了!”

小铁匠这次换马掌更用心了,挑马掌、拣铁钉十二分细心。好容易换完马掌,已是正午时分。汉子摔给小铁匠几个铜子儿,翻身上马,一声口哨,马和人走得干干净净。

小铁匠站在门口,看着漫天飘动的雪花掩盖了整个集市。

次日,传来一个音讯,一群从扬州来的骡马估客在青泥岭马失前蹄,为首的几个滚下了山崖,那些贱价买来的小姑娘趁乱纷纷逃走。

官府的人来捉小铁匠,却见铺子门大开着,人已不见了踪迹。

大伙儿都说,在马掌上做手脚,还可以把马匹走路的时刻估摸准,这个小铁匠真不简单!

(发稿修改:曹晴雯)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共享给您的朋友吧!

 
Casi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