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狐狸血

现在的位置: Casino首页 > > 民间 > 狐狸的 >
 
第二十九章 狐狸血
2017-04-01 12:44:05 /Casino /被围观

第二十九章 狐狸血你敢看吗?放肆感受不一样的诡异,不一样的心情。


第二十九章 狐狸血

李天明对这个女儿从小就忽视太多,他不是会找借口的人,自己错了就是错了 ,所以只要有机会能够为女儿做点什么他是义不容辞的。

“安先生,这件事我一定要管,阮阮是我女儿,她犯下的错就由我来承担。”

安凛夜看着他一脸严肃的样子叹了口气。

“其实我的真正用意并不是要让她赔钱,而是想让她为我所用,你们李家的能耐我知道,你主风水术但是你女儿在天师修炼上的造诣要远远高于你,如果她能够加入咱们那么咱们以后的事情就好办了。”安凛夜冠冕堂皇地说。

其实这个想法他也是刚想到的,她现在就带男人回家了,她永远是他的女人,别的男人休想碰!

“我不会让我女儿跟你们冒险的!”阮小仪站在门口冷着脸说道。

这个阮小仪是从小看着自己那一魂长大的,既是阮阮的母亲又是自己的长辈,他想了想自己还真不能怠慢。

“阮姨您误会了,她既然是你的女儿我自然不会让她冒险,只是做做顾问,而且趁着这个机会你们也可以跟她增进感情。

增进感情这几个字深深打动了阮小仪的心,并最终让她点头。

李家位于老城区的旧楼,这个地方本来是要拆迁的,为社会主义件事贡献一份力量,因为这些建筑始建于民国,是当时最著名的建筑大师韦哲玄的家宅,这才得以保留下来,毕竟名人故居比高楼大厦来的有价值的多。

一个单薄的身影站在门口,只见那人身材纤瘦,面容妩媚,赫然是陆雪冬,她依然穿着冥府的那身装扮,眼神直直的看着李阮殊家的窗户,听到有声音,她刹那化为黑烟消散而去。

李阮殊并没睡着,老白的抱怨跟气极败坏她都听到了,只是她整个人迷迷糊糊,心里总有种不安分的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涌荡找寻着出口,心里忽然变得勇敢起来,总想去干点大事!她忘了那叫酒壮怂人胆。

她抬手轻抚着自己的脑门,竟然有丝丝薄汗,这都已经秋天了,怎么还会热出汗?

忽然敲门声响起,她听的心里忽然一阵烦躁,爱敲就敲吧,有事的就打电话了,李阮殊想着翻了个身。

敲门声却契而不舍,她本来脑袋就跟浆糊似的一听这声音,就更心烦了。

她睁开眼睛下床,走向门口,却没发现眼中有丝丝妖异的红色,虽然并不是太明显,但是那妖媚的颜色却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有种说不出的狐媚。

“爷,是不是没在家啊?”安尧回头嘟囔着,话音刚落门就被大力打开。

所有人都注视着开门的李阮殊除了李天明跟安尧安凛夜还带了两个凶神恶煞的保镖,本想吓唬吓唬她,但是此时那两保镖看着李阮殊眼神已经直了,他们从来没见过清纯跟性感完美融合的女人,给人的感觉一般是天使一半是恶魔,几乎满足男人的所有幻想。

安凛夜眼神一沉,只见眼前的李阮殊身材妖娆,虽然她穿着家居长裤却难以掩那令人血脉喷张的臀部线条。

红色长袖家居服把她上身的曲线够了的更加完美,u形领口的设计让她完美的锁骨露出来,领口下方是v形小领口,让人不禁产生遐想。

但是最令人痴迷的是她的眼睛,本来的杏眼因为微眯着变得狭长而迷离,严重拿微微的红色妖异却勾魂夺魄。

“你们来干什么?”本来没发觉自己异常的李阮殊却被自己的声音吓到了。

自己这声音怎么听起来这么贱?!

“你们先下去。”安凛夜没有马上回答她的话,回头冷声吩咐那两名保镖。

只是那两名保镖就像是被勾了魂似的,站在原地动也不懂,一脸呆楞的盯着李阮殊。

“把他们两个弄下去!”安凛夜声音虽然还是低低的但是语气里已经有了怒意,还说什么训练有素,都是废物,还敢盯着他的女人看!

“阮阮,你怎么了?”李天明虽然觉得怪异却不敢轻举妄动。

“我怎么了?你们深夜到我家,问我怎么了?”李阮殊说完便皱着眉头,自己着声音怎么回事,好像控制不了似的,变得娇媚柔软。

“当然是为了两千万。”安凛夜不顾李阮殊正站在门口强势的闯进门里,她这么反常,难道是吃了什么药?她究竟要跟那个男人干什么?

安凛夜越想越生气,转身狠狠掐住李阮殊的手臂:“为了防止你毁约,我今晚就要两千万!”

看着抓住自己的大手,李阮殊心里忽然生出一种冲动,她的胳膊竟然如同水蛇一般缠住安凛夜的胳膊,因为身高的关系她只能仰着头看着他,她的下巴抵住他肩膀以下的位置,脸上荡漾着丝丝轻笑,俏丽的唇娇艳欲滴,虽然心里明白这么做是部队的,但是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言行。

“两千万这么多,你让人家怎么还嘛!”娇媚的声音响起,好像要酥麻到人的骨头里。

安凛夜微微闭上眼睛,他沉静的心再次狂跳起来,这么多年来冷酷无情是他的标签,第一次心跳是冥婚那晚,虽然他告诉自己那是因为失去那段记忆中对她的恨意,但是这次他却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他是心动。

忽然老白围着浴巾一脸满足的走出浴室,看到有人他下意识捂着自己上身,一副娘们嘻嘻的样子。

“这个男人在你家干什么?”原本心里缠绵的安凛夜一看到老白眼神暗了一下,声音恢复清冷。

“他还算是男人么?”李阮殊撅着嘴娇气地说道。

“哼!你倒是装的挺像,大半夜带男人回家,自己还搞成这样,看来两千万对你来说并没有压力。”安凛夜脑海中浮现出以前她对自己的欺骗,咧出一丝残酷的笑意,拂掉她攀住自己胳膊的手。

“等等!你们不会是误会我跟她……”老白好像听到天大的笑话,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看着李阮殊的眼神还一脸鄙视。

“白秋,阮阮这是怎么了?”李天明一直在观察自己女儿,只是身为父亲,他却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在李阮殊的身后护着她。

“喝了点猫尿就这样。”老白笑的夸张抽空说道。

“你个死基佬!”李阮殊虽然现在还是晕晕的感觉,但还是能看出老白的嫌弃。

“我才不是基佬,我是直男!”老白一听不甘示弱的反驳。

李阮殊忽然伸手攀住旁边安凛夜的肩膀,眉眼如斯。

“他欺负我。”

老白瞪着眼睛,新鲜的看着李阮殊。

“这货是被附身了吧?!竟然会撒娇?”看着平时女汉子标配的好友老白忍不住说道。

安凛夜斜眼看着她,忽然看到她严重闪现的红色光芒,原本他也以为她只是喝醉了,但是现在看来并不简单,当他看到她受伤的手臂,心下明了。

李天明也注意到她被狐狸咬到的手臂,眼神一亮紧张地道:“阮阮这是中了狐狸血了!”

听着他的话李阮殊眼睛出现一丝清明,那妖异的红色褪去了些:“原来我刚才怪异的不能自控的举动不是喝醉了。”

“中了狐狸血是什么意思?”老白问道。

李阮殊叹了口气,自己疏忽了,没想到那个死狐狸精临死还给自己下了狐狸血。

“狐狸血是狐狸精的牙尖血,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毒液,被下了狐狸血的人在自身意志力薄弱的时候性格会改变,变得……”

“就是说我会像狐狸精似的勾引男人。”李阮殊打断李天明的话说道。

真是丢死人了!酒劲过了些,李阮殊的意志力恢复,狐狸血的影响不会太大,但她的眼睛还是有些许红色,让她看起来媚眼如斯,千娇百媚。

松开攀住安凛夜的手,她喜欢把手指甲弄的短短的,现在却变得尖长。

“听起来也没什么不好吧,正好你跟个男人婆似的,这中了毒看着也美多了。”老白中肯地说道,却不知道这句话引起安凛夜的误会。

“我不管你中的什么毒,两千万你要一分不少的还给我。”他冷声说道。

本以为她会抬杠,却没想到她一下就答应。

开玩笑不答应她自己刚才那些丢脸的事情,他说出去怎么办!

李阮殊有自己的小算盘,两千万并不是天文数字,她只要努力点,多帮人处理些事,两千万很快就能筹到,看来是要牺牲自己环游世界的梦想了。

“阮阮,你哪来的这么多钱?”李天明问道。

“这个就用不着你操心了。”李阮殊一脸清冷地说道,转头盯着安凛夜,虽然狐狸血已经被压制了不少,但是她的眼神还是那么娇媚,让安凛夜的心不禁一动。

“两千万我可以还给你,但是刚才的事情,你不许说出去。”

看着她认真的小脸,安凛夜忽然笑了出来声音却依然清冷:“你都能把男人带家里来了,还在意那些干什么?”

“我都说了,老白在我眼里就不是男人!”李阮殊无奈地说道。

第二十九章 狐狸血,吓到你吗?快把这篇故事分享给您的亲人朋友哦!

所属专题:

更多精彩,请点击:狐狸的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Casi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