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法医(2) - 侦探悬疑 - Casino

我是法医(2)

现在的位置: Casino首页 > 传奇故事 > 侦探悬疑 >
 
我是法医(2)
2019-06-18 16:29:42 /Casino /被围观

大量血迹主要集中在客厅和洗手间,滴落状血迹和擦拭状血迹都能判断移动方向。我们顺着血迹的指引着来到卧室,血迹越来越少,越来越淡,需要近距离才能看清。

卧室里光线有些暗,正中是一张木质双人床,床头靠在墙上,床底和地面有大约5厘米的间隙。血迹到床边就没了,王猛索性跪在地上,撅着屁股,脸贴着地面,借着勘查灯的光线往床底瞧。

李筝也凑了过去,姿势要优雅许多,“有滴落血迹!”李筝很快起身拍了拍裤子,“晓辉哥,这张床有问题!”

这是一个高箱床,有液压支架,床板很容易就被掀开了。床板下有四个暗格,每个暗格空间都很大。

其中一个暗格里有一床蚕丝被,鼓鼓囊囊的。李筝揭开被子的一角,里面是一个黑色行李箱。李筝凑近看了眼行李箱,声音有些颤抖,“血是从箱子里出来的!”

“别慌!”我和王猛合力把行李箱连同蚕丝被一起抬了出来,不算很重。

蚕丝被已经被血液浸透,行李箱表面有些潮湿,底部滚轮位置有几滴尚未干涸的疑似血迹。

按照常规对行李箱的锁扣和拉链等部位提取检材后,我准备开箱检验。

打开行李箱的一刹那,映入眼帘的是一只苍白的手,手背上有许多凌乱的伤痕。那只手仿佛一记重拳击中了我的心脏,让我喘不过气来。

行李箱完全打开,一具蜷缩着的尸体呈现在我们面前,李筝和王猛脸上都是掩饰不住的惊骇。

尸体从额部到双脚都被保鲜膜紧紧包裹着,保鲜膜外,只露出略显凌乱的黑色短发,和一只半握的右手。

尸体弯着脖子,头靠在蜷缩的膝盖上,双手交叉在背后,腕部被一块血迹斑斑的毛巾包裹着,大腿和小腿折叠在一起,两脚绷直。

尸体面向行李箱内侧,手和背部靠近行李箱拉链,是被硬塞进行李箱这个狭小的空间里的。

透过保鲜膜,可以看到死者上身穿一件浅蓝色短袖衬衣,下身穿白色长裤,衣着看起来比较完整。

衬衣有许多破口,领口、袖口和胸前都浸染了血渍。保鲜膜内有许多血液,有些血液顺着保鲜膜的缝隙流淌出来。

尸体双眼凹陷,眼角有血迹顺着面颊流淌,留下两行血泪,嘴里塞了一条毛巾。

王猛对着死者拍了几张照片,“你俩稍等,我拿相机去让家属辨认一下。”

Play Live Casino and Online Casino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Casi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