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奇鸟

现在的方位: Casino主页 > 传奇故事 > 人与动物 >
Play Live Casino and Online Casino
 
绝世奇鸟
2016-12-30 10:18:30 /Casino /被围观

绝世奇鸟

作者:李晓静

在城南夫子庙前有个鸟市,鸟市里热闹非凡,常常有鸟估客贩卖各种奇珍异鸟,成为县城里爱鸟之人淘鸟的好去处,就连知县孟大人都是那里的常客。
这天一大早,孟大人仓促赶往鸟市,想给贵寓再添只贵重的鸟。刚到鸟市,他就看到几个鸟估客正拿着砖头瓦块追打一只小黄鸟,可那鸟跃起跳下,竟能连连躲过。
孟大人觉得猎奇,忙向一个熟识的鸟估客林二郎探问原委。林二郎告知他,方才这只鸟飞到鸟市上一阵乱叫,竟把其他鸟都叫成了哑巴。
孟大人一听,立刻来了兴致:“这鸟果真如此独特?”林二郎答道:“大人,您有所不知,这鸟聪明伶俐,会学十几种鸟的鸣叫声,但它很恶劣,会在其他鸟面前成心宣布一种刺耳备至的叫声,吓得其他鸟不敢再叫了,因而有人给它取了个恶名叫鸟煞。但假如能把它驯好了,就会成为鸟中的珍品。”孟大人头一回传闻这么别致的事,对这只鸟的爱好更浓了。
这时,另一个鸟估客刘大拎着一只老鹰过来,命老鹰去捉鸟煞。眼看老鹰铁钩似的鹰爪就要捉住鸟煞了,林二郎于心不忍,大喊一声:“飞呀,你快飞呀!”那鸟煞扑棱一下翅膀,遽然一头扎进了林二郎的袖口里。
刘大见状,扑过来拽住了林二郎的袖口,大叫道:“快过来两个人,把它捏死! ”林二郎一把甩开了他,回身就跑,边跑边喊:“它好歹也是条性命,你们就放过它吧。”跑了一瞬间,见刘大没有追上来,就坐在路旁边喘口气。这时,那鸟煞叽叽喳喳地叫起来,一会儿学出了六七种鸟的鸣叫声。
遽然,林二郎听见背面传来一阵短促的脚步声,他严重地回头一看,却是知县孟大人来了。本来孟大人一向跟着林二郎,就想看看这只怪鸟,方才听到鸟的叫声,更觉独特无比。
孟大人靠近一看,只见这鸟浑身的茸毛都是嫩黄的,唯一在眼睛上面长着两道黑褐色的眉毛,样貌甚为奇怪。他逗了逗,鸟煞又仿照着六七种鸟的声响叫了一遍。孟大人养鸟很多,可从来没听到过如此夸姣的鸣叫声,心下登时无比欢欣。他很想把这只怪鸟给买下,但又怕带回府,会把贵寓那些贵重的鸟给害哑巴了,就叮咛林二郎先把鸟驯好了,过些时分,再把它买走。林二郎连连允许容许。
过了几天,孟大人想找林二郎问问驯鸟的发展,可林二郎却遽然失踪了,而那只独特的鸟煞,更是全无踪迹。孟大人为此大伤脑筋。
过了些日子,孟大人应奉阳县的余知县之邀去做客。刚进门,就见余知县拎着一个鸟笼子。余知县说,他买了一只奇鸟,但那鸟不吃不喝,眼看就要死了,他知道孟大人是个养鸟的行家,特向他讨教。孟大人掀开布帘一看,笼子里的鸟正是鸟煞,他又惊又喜,急速问询鸟的来历。余知县说:“几天前,一个鸟估客带着这只鸟来到我贵寓,我一看这鸟很特别,就花了一百两银子买下了。 ”
孟大人一听,心下彻悟:本来是那林二郎贪财,悄然把鸟给卖了,怕他追查,这才逃走的。
再看那只鸟煞,本来躺在鸟笼子里,闭着眼睛,一副半死不活的姿态,这会儿看到孟大人,遽然睁开了眼睛,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冲他张开了嘴。孟大人忙找来小米和蛋黄,鸟煞吃了点,就开端叫了,一连学了八种鸟的叫声,那但是稀有的八口子啊。余知县看这鸟煞和孟大人有缘,爽性做了个情面,把它送给了孟大人。孟大人得到了这稀世珍宝,乐得嘴都合不拢了。
当天晚上,孟大人带着鸟煞赶回县里。走到一片湖边时,那鸟煞遽然一阵怪叫,驾车的两匹马随之上蹿下跳,把孟大人给掀了下来,鸟笼子也滚落在地。鸟煞又是一阵怪叫,那两匹惊马遽然开端践踏鸟笼子,几蹄子下去,鸟笼子就给踏破了。
鸟煞从笼子里飞出来,飞到孟大人面前,冲他叫了一声,然后朝着湖水扎了下去,登时没了踪迹。孟大人被这怪异的一幕吓得惊呆了,还没待他回过神来,只见鸟煞遽然又从湖水里冒了出来,飞到他眼前叫了一声,然后又钻进湖水里去了。
孟大人忍不住一激灵:这鸟煞不会水,可屡次三番冒死往水里钻,莫非是要告知自己什么?他匆促指令一个衙役,循着鸟煞扎下去的当地下水查探一下。那衙役一头扎了下去,不一瞬间就钻出来,慌里慌张地喊着:“大人,湖里有个死人! ”
孟大人叮咛几个衙役把死人捞了上来,发现死的这人竟是林二郎,他身上还绑着一块大条石。孟大人心下猛然理解了,这林二郎并没有逃走,而是被人图鸟害命了。那卖鸟之人,无疑有最大的嫌疑。
孟大人立刻派人折回奉阳县,请余知县画出卖鸟人的容貌。不一瞬间,衙役带回了画像。孟大人和衙役们看了,却都不认得。他只好派人处处粘贴画像,又命仵作细心查验林二郎的尸身。仵作很快陈述,那林二郎是被毒死的。孟大人又派衙役到林二郎家邻近去查访,看看最近这些日子,有谁跟他一同喝过酒。
但是,几天过去了,仍是没有一允许绪,而那只鸟煞也不见了踪迹。
这日,孟大人正为此案而伤神,忽见一个衙役风风火火地跑进来,说:“大人,鸟市上又出了一件怪事,一大群鸟正在进犯鸟估客刘大呢。”
孟大人一听,当即赶到了鸟市。只见黑漆漆一群鸟正追逐着刘大,不住地对他进攻,刘大被啄得鲜血淋漓,狼狈而逃,惨叫连连。
遽然,那只鸟煞叼着一张人皮面具飞过来,把面具放在孟大人手上,然后冲着刘大叽叽喳喳地叫着。孟大人心中一动,让衙役把面具给刘大戴上,细心一看,正是余知县画下卖鸟人的样貌。孟大人一阵冷笑:“刘大,你还不理解吗?这鸟煞在替它的主人鸣冤报仇呢。你仍是老老实实地把你图鸟害命的事全讲出来吧!”
刘大却不慌不忙地给孟大人磕了个头,说:“大人,草民确实卖了一只鸟煞给余知县,但那是草民家的老鹰新捕来的,底子不是林二郎家那只,这儿的鸟估客都能作证。”周围的鸟估客们听了,也纷繁允许作证说,他们亲眼见过刘大的鸟煞,刘大出去卖鸟时,林二郎还在家里驯鸟呢。
孟大人哼了一声,持续追问道:“已然你没做亏心事,为何要戴着人皮面具去卖鸟呢?”
刘大面不改色地说:“大人,眼下世风不和平,草民怕高价卖鸟的风声一旦走露,会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就想到戴着这个人皮面具去卖鸟。”
孟大人听了,心里不由暗暗一惊。他命衙役先把刘大押进大牢看守,自己苦思案情,却不得其解。
正在这时,孟大人遽然听到一阵独特的催堂鼓声,他匆促走出府衙,只见一只鸟煞正驱赶着另一只鸟煞以头撞鼓,敲出时断时续的鼓声,最终前面那只鸟煞竟拼命撞向大鼓,然后一头栽倒在地。
孟大人捡起鸟煞细心打量,发现它的眉毛是被粘上去的,把眉毛揭下来,不过是一只一般的黄鸟。孟大人脑子里一闪,遽然全都理解了。他命衙役把刘大押到大堂上,然后把那只撞死的黄鸟扔到他跟前,冷冷地问道:“刘大,你给我看清楚,这是什么?”
刘大看到那只鸟煞,身子猛地一抖,瘫倒在地。
孟大人冷笑道:“刘大,你做的工作,瞒得过世人,却瞒不过那只真鸟煞。它逼着这只假鸟煞来投案,便是要来戳穿你的谎话。你先做出了这只假鸟煞,然后四处张扬,接着,你伪装出门卖鸟,其实,当晚你就折回家里,请林二郎喝下了毒酒,把他沉到湖底,神不知鬼不觉地得到了真鸟煞,然后戴着人皮面具去奉阳卖鸟。是这么回事吧?”
刘大听了,不由脸色苍白,体似筛糠,总算如数家珍地招了。孟大人大喝一声,命衙役将刘大押入死牢。
孟大人望着那只鸟煞,不由暗暗惊叹:刘大为了强占鸟煞,真是化尽心血,若不是那鸟煞屡次三番指点,自己也肯定破不了这个案件。
此刻,鸟煞站在大堂的横梁上,仿照着各种鸟的叫声,时而悠扬,时而苍凉。孟大人扳着手指头逐个数来,竟是十三口子。遽然,鸟煞一个跟头从横梁上摔下来,栽倒在地,一动不动。孟大人匆忙捡起它,却见它口冒鲜血,身子渐渐变凉,居然死了。
孟大人心里一颤,眼角儿竟有些湿了。后来,他命衙役把这只鸟煞跟林二郎埋在了一同..

所属专题:
假如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共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斗狼
下一篇:蜥蜴的痛与乐
 
Casi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