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游击队鲜为人知的故事

现在的位置: Casino首页 > 传奇故事 > 百姓传奇 > 游击队 >
 
铁道游击队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7-04-10 12:14:47 /Casino /被围观
Play Live Casino and Online Casino

Casino百姓传奇大全栏目整理和收集了一些民间流传的一些故事供读者在线阅读。这里小编给大家整理了一 篇关于铁道游击队鲜为人知的故事的百姓传奇,下面请跟随小编的脚步一起去看一下铁道游击队鲜为人知的故事吧。

夜半婚礼

铁道游击队大队长洪振海是1940年7月15日夜晚结婚的,新娘是枣庄市齐村的李桂贞。成亲那天,日伪军在齐村盘查很紧,新娘一家人像往常一样,什么都不敢准备。晚饭之后,洪振海的岳母才催新娘赶快梳洗打扮,等待迎亲花轿的到来。

午夜12点钟时,村南一阵狗叫声,迎素的队伍来到了新娘家。随轿而来的不是洪振海的近亲,而是全副武装的铁道游击队员。洪振海匆匆忙忙把新娘扶上轿,既没放鞭炮,也没宴请亲朋故旧,他向岳父母磕了个头。便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新娘抬出了村。一路上静悄悄的,听不到迎亲的人说笑吵闹,没有一点喜庆的气氛,不像是迎亲,却像是行军打仗。行走了近两个小时,迎亲的队伍终于停了下来,新娘从花轿里被两位女同志扶出轿。从迎亲者的口中新娘才知道已到了目的地——薛城区的南于。这里是一所小学校,在校园靠北墙的地方用苇箔临时搭起一个棚子,棚子里悬挂的两盏汽灯不时地发出“刺刺”的响声,周围挤满了身穿便衣的铁道游击队队员。大概是深夜的缘故,没有老百姓来看热闹。院子里仅有的两个女性,一个是铁道游击队杜季伟政委的夫人赵杰,一个是地下交通员刘景松的爱人,她俩自然就充当了伴娘。婚礼主持人杜政委召集全体队员为他俩举行了简单的结婚典礼之后,就送入了“洞房”。

那时的新房是临时借住的,里面摆放着一张床,一张方桌,两个小板竞,一个脸盆。只有从方桌上的两盏红蜡烛和一个“喜”字上,才真正显示出房子里的喜庆气氛。婚礼的前前后后,简单而又神秘,像“山大王半夜娶亲”的情景。从此,他们便开始了四处漂泊的游击夫妻生活。

智斗日特

1944年隆冬的一天,地下交通员来到铁道游击队说,驻沙沟车站负责爱路段的日本特务平野,受其上司差遣,要求前来与铁道游‘击队联系,有要事商谈。铁道游击队设想了发生各种情况的可能性,制定了相应的措施,答应了平野的要求。

一天,铁道游击队通知平野,派人领着他摸黑上路。从这个村,到那个庄,又从那个庄,拐到另一个村,绕着弯转了一大圈。直到确实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才将他带到早已计划好的距沙沟车站不远的村子里。张鸿仪政委、刘金山大队长等几位领导已在那里等候。

平野坐好后,考虑到他是乞求谈判的,就让他先讲。开始平野有些紧张,中国话说得不好,但慢慢地交谈,也能明白他的意思。他提的第一个问题是请求铁道游击队不要破坏铁路线,说前些时候破路,他的大太君很不高兴,严厉地训斥了他一顿,如果再发生破路,他的大太君就不会宽容了。言外之意,也包含着恫吓。平野接着又提出第二个问题,说他的宣抚班在爱路村活动时,要求不要打他们,保证活动范围不出爱路村。言外之意是,越出爱路村的范围。你们可以处置。第三个问题,请铁道游击队帮助他购买些微山湖出产的蓖麻子和茼麻杆子。看样子他们在侵华战争中遇到了困难,来要求“帮助”。尽管他表现出态度和语气低下,但占领者的身份没有变,似乎他提出的要求你就会照办。张鸿仪政委早已有所准备,不慌不忙地带着讥讽而又严肃的口气说:“平野先生,你应该明白,是你们远渡重洋到中国进行野蛮的侵略战争,使中国人民遭到灭绝人性的烧杀掠夺!中国人民为保卫祖国所进行的反侵略战争必定胜利,这是大势所趋!希望你认清形势,不要再与中国人民为敌……你提的第一个问题,我们可以同意,但有个条件,就是不准你们再‘扫荡’我们的根据地。”张政委接着答复他的第二、三个问题:“至于你们的‘宣抚班’,我们也可以不打,但也要有个条件,我们铁道游击队派两个宣传队,到临城、沙沟两个车站进行宣传,你们必须确保他们的安全。”“关于蓖麻子和茼麻杆子问题,今年因湖水干了,这两种东西在湖田里种的都丰收,这事好办。你们可以拿弹药和医药来换,以物易物,你看如何?”平野哪敢答复,最后灰溜溜地走了。

瓦解日军

1940年到1944年间,临城内住着日军的大兵团司令部和日本特务机关小林部队,兖州至徐州一线的特务,统由小林调遣。铁道游击队为鼓动群众抗日救国,宣传抗日必胜、日本侵略者必败的坚定信念,经常到临城日军大本营的火车站内贴标语。王金亭当时是临城火车站的工人,又在临城车站做党的地下工作,铁道游击队就把任务交给了他。这天下午,王金亭把写好的传单、标语叠好卷在煎饼里,趁着到站里上班带了进去。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他避开日伪值班人员,悄悄到处张贴、散发。

第二天一大早,在临城车站日军大本营里、火车头上到处都可以看到“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小鬼子快要完蛋了”等大字标语。日本人看到这种情况,气急败坏,但又无法追查是谁干的。

铁道游击队为了达到瓦解日军的目的,每逢节日还会印制反战传单,送纸做的樱花,向日本兵的据点和碉堡发动宣传攻势。

日本有首歌:“人中有武士,花中数樱花。”樱花被誉为日本的国花。日本兵每当看到铁道游击队送的樱花,多数人就会泪雨涟涟,倍加思念家乡的亲人,痛恨,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行径,有的日本兵还积极投入到反战活动中。

黑木是临城车站铁路警务段的小头目,曾在本国当过教师,为人正直,态度和气,有正义感。他是被逼迫而勉强来华的。通过铁道游击队的宣传攻势和教育,黑木对日本军国主义侵华行径极为不满。所以,他不论干什么事情,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且愿意为铁道游击队办事。一天晚上,漆黑的夜幕把临城火车站笼罩得严严实实,黑木先在站台上走了一圈,然后,走进自己的住房,换上一身便衣,带人悄悄地走向站台散贴传单。

姬庄受降

1945年11月,铁道游击队派人向驻在南山的鲁南军区首长汇报了对付日军铁甲列车的行动计划。张光中司令员听完汇报后指示:日本已经宣布投降,不值得再打了,可以通过谈判,让他们把武器全部交给铁道游击队。张司令员还把早已印好的向日军发出的最后通牒,让刘大队长立即派人送到日军联队长官那里去。

日军收到最后通牒后,派出了两个谈判代表,谈判地点设在姬庄村西南角一个农户家里。我方参加谈判的代表有铁道游击队政委郑惕、长枪中队指导员李德富和会讲日语的黄友贤、日籍队员田村伸树等4人。

开始,我方首席代表郑惕政委,首先阐明这次谈判的宗旨,然后由田村伸树用日语宣读朱德总司令命令冈村宁次要立即向八路军、新四军就地放下武器、缴械投降的文件。日军见我方代表态度非常坚定,小林又提出一个讨价还价的方案,郑政委批驳了小林的无理要求。谈判相持了几个小时,日军代表表示,对于我方的条件,他们要回去请示后答复。第一次谈判没取得实质性结果。

当日下午,谈判仍在原地进行。这次日军联队长官太田亲自出席,围绕日军是否全部缴械,双方又争执了好长时间。午后4时左右,张光中司令员带领十多名随从人员,骑马赶到姬庄,会见了双方谈判代表,张司令员对日军联队长官太田严厉指出:“日本政府已经宣布无条件投降,如果你们仍然执迷不悟,我军将用武力解决。”田村把张司令员的一席话向太田等作了翻译,太田的态度立即软了下来。鲁南军区又派出警卫营的两个连队换上铁道游击队的服装来到姬庄附近,为最后谈判和举行缴械受降仪式助威。日军无奈,只好按照我方的要求,乖乖地缴械投降。

根据谈判的最后决定,午后在姬庄南部的一片开阔地里,日本官兵及其随行人员、家属等上千人,向不足一百人的铁道游击队缴械投降。铁道游击队姬庄受降在鲁南地区是一次规模最大的日军直接向我军缴械投降的行为。

 

所属专题:

更多精彩,请点击:游击队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养牛
下一篇:那年的酒事
 
Casino